您目前的位置:首页 >>人生感悟

两树石榴花

浏览 次 来源:沧州日报 发布日期:2015-10-19 22:16:04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两棵石榴花 (散文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孙海兴


    我老家院子里曾种过两棵石榴树,树姿优美,每逢春夏之交,石榴花怒放,一簇簇,一团团,灿若云霞,分外艳丽。那淡淡的芬芳,沁人心脾。整个院落红火喜庆,来观赏的乡亲们,没有不羡慕的。

  “石榴开花颜色红,媳妇送郎去当兵……八路军来独立营,谁来参军谁光荣,光荣光荣真光荣……”在石榴树花开的季节,母亲最喜欢哼唱这首歌。这也是我记忆最深、最早的一首歌曲。
  父亲曾参加过八路军第三纵队回民支队(冀中回民支队)。在一次与几倍于我的日寇战斗中,八路军歼敌六十余人。父亲他们一个排仅剩下七人。父亲从尸体堆里爬出突围,浑身是血,伤痕累累,摸黑在雪地上爬行到一个老乡家才得以幸存。 
  母亲虽然没赶上送郎上战场,但在抗战年代也做过军鞋,支过前。出于对八路军的倾慕,她嫁给了父亲这个伤残军人。然而,生活并不像石榴花开得那样绚丽。母亲自从嫁给父亲,就担起了家庭的重担。战争留给父亲一身伤病。每至冬季,那带着丝丝“呕——呕”干啰音的哮喘就越发厉害,憋得难受。夜间一阵阵剧烈地咳嗽,让人揪心,常见母亲为他捶背。我们姐妹兄弟七个,人口多,生活十分艰难。尽管当时生活拮据,父母亲还是省吃俭用设法让我们上学。母亲说:“再难也不能让孩子们当睁眼瞎!”风雪路上,父亲背着粪筐,背着风雪覆盖的沉重艰辛;煤油灯下,母亲穿针引线,缝补着艰难几乎破碎的生活。1977年,按照国家政策,父亲被安排到河北省荣军疗养院疗养。
  父亲又一次离开故乡,离开亲手种下的两棵石榴树。每次来信,父亲都会提到石榴树,那是他的丝丝眷恋与牵挂呀!父亲在树下用砖砌起池子,浇水施肥。池子外面又扎了篱笆,生怕羊啃孩折。每逢入冬前,都用秫秸把石榴树紧紧地围起来,用草绳缠上,再和泥抹好,担心受冻,一到开春,又把抹好的秸秆拆开,一任石榴枝随春风舒展。两棵树相距两米多远,枝繁叶茂,绿枝连理。不管多忙多累,父亲在家时每天都要绕树几圈。
  忆父亲,往事宛如那一簇簇的石榴花,美美的,赏不完;一遍遍地数,数不尽。又如那饱满的红宝石般百籽房石榴粒,甘美多汁,尝不够。然而,使我想起最多的,是父亲与日寇拼杀、浑身是血从尸体堆里爬出突围、摸黑在雪地上爬行的场面。我印象最深的是白发母亲弯着腰扛着锄、携着草筐、牵着山羊、一步一颤的情景。
  说来也蹊跷,父亲去世那年,一棵石榴树无缘无故地枯了!等到经过一回回春风夏雨,也没能再发叶抽枝。母亲却总不让刨掉它。当时年轻的我拿着镐头怔怔地站着,并不懂老人的心:该是患难夫妻、任凭枯荣、生死相依吧?她老人家病故那年,另一树石榴花竟被一夜风雨摔了满地!落红无数,不忍目睹……
  花开花落,两棵石榴树随主人相继枯萎。然而,那满树火红的石榴花却依然开放在儿女心里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沧州晚报2015年9月25日)


评论版块
评论加载中...




内容:
评论者:
  

上一篇:关于人脉关于成长

下一篇:教女儿学象棋


创意壁纸

地址:上海市闸北区恒丰路31号金峰大厦1206室

咨询热线:021-62372256(耿勇)